返回

日逼吧社區

 首页

戴玮之死

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25 01:03:07
在线娱乐平台,官方直营,大额无忧。点击进入
我停下,戴玮的头无力地仰在我手上,安详的面容看不出一丝涟漪,像童话中的睡美人。但我知道,戴玮已经无可挽回地死了,仰在我身上的是一具美丽的躯壳。戴玮是替我死的,我想。 
 
一段时间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只是发呆。我坐在地上,半躺在我膝盖上的是刚才还说笑着的女同学的尸体。事情发生地太突然了,我惶恐不安。我该怎么办呢?尸体怎么办呢? 
 
待稍微平静,我默默地端详起戴玮的尸身,一头乌黑飘洒的短发,此刻摊在我腿上,上身是白色的羽绒夹克,腿上穿着泛白的牛仔,脚上是天蓝色的耐克。这身标准的冬衣打扮,怎么会触电呢?我把戴玮双脚挪过来查看。随着腿部的运动,苗条的身段被牛仔裤裹出性感的曲线,臀部紧绷绷的,让我底下有点发硬。戴玮的脚腕细滑,有种柔嫩纤弱的感觉,袜子的材质是薄棉,都能看出肉色,可见如果触电,无法起到丝毫的绝缘作用。果然,在左脚腕处找到一小块区域袜子的颜色似乎被电击而较深,唉!大冬天穿这么薄的袜子! 
 
隔着袜子摸到的脚腕让我心里痒痒的,总想进一步摸一摸,看一看。温香在怀,我不可抑止地激动起来,开始咚咚地心跳,浑身发颤,忍不住解戴玮左脚的鞋带。一只绵软纤细的脚被从鞋子里面抽出来,我托着它,疯狂地嗅着足香,亲吻脚掌。袜子很干净,洁白如同戴玮的肌肤,我一遍遍的抚摩着她的袜子,抚摩着她袜子上的纹理,并用舌尖轻轻的舔,品尝着她白袜上清馨的香味。对着阳光看,从指缝间透出肉色。脚丫还是温热的,亦或许是我手冰凉的缘故? 
 
兴奋的感觉突然无法遏止,我脱去另一只鞋,抱起戴玮,使平躺在我床上。尸体很沉,我都有些吃力,放下时小床发出吱哑的一响。戴玮的双脚一只蹬着我的枕头,另只斜向伸在枕沿,身体略呈 < 形,头歪在床尾的一旁,发丝遮住脸颊,仿佛软瘫的羔羊。将身子摆正,看到戴玮约一米六八,两腿修长,走在大街上应该说比较高挑,而此刻躺在床上,却只似个楚楚可怜的小美人。把戴玮上身扳立,头随之高高仰起,玮出白白的玉颈,继而靠在我身上,一股馨香的气息传来,说不出是体香还是淡淡的香水味。拉开戴玮夹克袄的拉链,里面穿着桃色的毛衣,撩起下摆,看到戴玮束着黑皮带的小蛮腰。保暖内衣也是白色的,上身整齐体面地扎在裤腰里,看不出一点褶皱。 
 
我脱去戴玮的小袄,将两只胳膊从袖筒里抽出来的时候,感觉柔弱轻盈,随我摇摆,真有点“无骨美人”的享受。我捉起戴玮右手,指尖处已经有些凉了,但掌心还是温温的。戴玮的小指尖尖,指甲不长,却十分秀气。阳光斜斜地照在戴玮手臂上,从手腕到指尖,放佛透明了的样子,又好似玉一般晶莹。但哪里的玉石能有这般颜色,倘若有,必定是连城之璧、无价之宝。只这双手,便可以倾国倾城。我握住戴玮指尖,展开手心,观看指纹,一条条极其细的纹路铺展开来,仿佛杂乱而又有致,生命线从掌根一直延续到食指下。 
 
而我看的却不正是这二十岁已丧失生命女人的手掌?可见冥冥中的事,谁又能说得准守得住,看手相这把戏,无非消遣罢了。戴玮的掌纹里有些晶莹,是未曾蒸发的手汗,我缓缓地舔过,戴玮的手也缓缓抚过我的脸,咸咸的滋味,温柔的触觉,我真是不知道面对这尸体和艳福,到底是忧是喜了。 
 
但戴玮终究是已死了,剩下的这付皮囊也毫无未来可言,泥土是它唯一的归宿。这个天造的身体如果不能自己创造价值,难道我要任它腐朽却不为所动吗? 
 
不。 
 
我放开戴玮的手,松开戴玮的肩膀,噗嗵一声,像把重物扔在床上。 
 
这时的戴玮褪了外袄,看起来窈窕多了,头歪斜在一边,发丝垂落床沿。牛仔让下身看起来有种裹得紧绷绷的感觉。胸部鼓鼓的,像是我理想的乳房形状。我把戴玮翻了个身,于是那可爱的头部又从一边骨碌到另一边,两只脚也由“正规”的足尖指天变成脚心向上。这时候的戴玮从姿势到情形,完全不再是童话中祥和的睡美人,而活似被法医颠来覆去地验尸了。我对气氛的变化也感到有些好笑,这或许表示美女从天上坠落人间,抹去神圣纯洁的光辉,剩下的只有肉体和妩媚,不再是观摩的艺术,而成为现实的美味了。一念及此,我整个身心开始放荡起来,在戴玮臀部上下其手。 
 
因为裤子紧身,整个臀部显得特别结实,这种感觉加剧了性感的印象,弄得我晕晕糊糊。不过究竟没忘记情趣,还是留心打量了戴玮臀部的造型。 
 
双十年华的女孩,大多早已脱尽少女体态,变得丰腴宽大起来,这种改变意味成熟,意味可以做一个女人能做的任何事。而男人最入眼的却常是婀娜纤巧的体形,大概肉感丰满多代表欲望的渴求,少女的形貌才象征了最纯的美感。环肥燕瘦,一个主实用,一个主理想,构成东方的主流审美观,也代表了人类“原始与文明”的共存。美女的标准不外乎赏心悦目,古谣云“一笑倾人城”是也。我曾试想人世间是否有能同时带给人这两种遐想的女子,而心力有限,总勾勒不确切,直待见了此女的臀部,才有了部分鲜活的轮廓。一时间我很赞叹,虽然隔着牛仔和内衣裤的厚度,仍然能品味它宽厚不失玲珑,浑圆不失高耸的形态,丰腴柔软,而弹性十足,性感挑逗,而富有神韵。是乃极品。我趴在上面,用手,用脸,用整个身心去感受,沉浸于它而不能顾左右。 
 
然而没有闻到肛门处传来的气味,让我大感奇怪,大概双臀密合,而裤子又太紧的缘故。于是提起胯部让戴玮呈跪伏的姿态,这个样子很是性感。头的侧面与双肩支撑着上身的重量,脸蛋受到挤压,小嘴嘟起来。从肩背到腰身,自然地形成弯弯的弧,尽头是高高翘起的臀,手臂却没有配合身体,仍然毫无生气地保持刚才趴着的姿势,只是臂被带动得稍向外弯,五指自然收拢,掌心向上,形成很奇怪的姿势。我这时把鼻子凑到戴玮的股缝闲,果然闻到了隐隐的臭味儿,仔细研究,似乎和一生所闻形形色色的屁略有不同,属于没接触过的一种。或许是佳人之私,以致影响到嗅觉心理罢。再说屁眼的味道本就未必类似于屁的味道。不过美女屁眼也必是臭的,这个真理我小时不信,大了虽然相信却心存幻想,现在终于亲自感受到了。 
 
层层的冬衣终究是累赘,我把戴玮双手拉到前面,弄成如藏人礼佛的跪式,然后抓住毛衣的袖口,向前一扯,高高的臀部顿时塌了下来,袖子被我拉出一半,腰上玮出白色的内衣。只领口没动,是让头颈挡住了。我双手继续向上拉扯,毛衣大半褪掉,脖子处却被挡成一堆。双臂从袖口里自然滑落,随我的动作而摇摆,样子就象被施绞刑,不过姿势较为奇特而已。我索性不管,反正基本已自上身脱下,就让它暂时套在脖子上。便撒手,戴玮又随即扑地趴在床上。 
 
脱去毛衣的戴玮腰身更显纤细,臀部曲线亦更加别致。我再将戴玮翻过身来,较为清晰地看到了乳房的状貌。乍看不是很大很高那种,却极合适,若分类,去除颜色不讲,大概属于“椒乳”之形。我虽不知众人所谓“椒乳”是怎么个样子,但顾名思义,应当是以玲珑秀挺为上的。这也是少女乳房的特色。但比之豆蔻年华的鲜若蓓蕾、盈盈一握,自是要丰满几许,如同两个小山包,挺拔在一片芳原上,使人望而生慕,遐想万千。看过N部A片加3级的我,深知女人最美丽的时候,乃是将脱未脱之际、身着片衣之时,所以纔有广受欢迎如睡袍少妇、泳装美女等。而男人又奇怪,分明这时候最合美感,却总要扒光纔是,非如此不能尽兴也,如性交而不得高潮。不过,倘若不顾一切只是扒衣服,那就迹近乎兽了,故有调情之说,既表示男方之趣味,又深受女同志的欢迎。在广大的A片黄段子里,更是泛滥成灾,演变成刺激女人性欲的一套路子,不免流于形式。艺术成为流俗,最让人痛心了。戴玮要是落在他人手中,此时不知已被胡乱扒开衣裤奸尸几遍了呢!我一面翻看欣赏美女的身体,一面爱怜地抚摩戴玮乳房。因为丧失了生命,内衣较厚又隔着乳罩,只感到一对软绵绵的肉球,摸起来却有说不出的受用,大概只有“酥软”此词能够形容。害得我心猿意马,简直忍不住要野蛮起来,把戴玮上上下下全部扯光,以一探究竟。 
 
不过若如此,上面那段道德文章就算白说教了,我本人岂不也成了伪君子,那是万万不可的。然而,不脱戴玮衣服,意欲何为呢?这个问题让本人稍为困惑。问得好,我终究是要脱光戴玮衣服,并且晚脱不如早脱。尸体会发凉发硬的,即便房间暖气烧再热,尸主又是美女, 也不免于是。